网站首页

天博登录地址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北海疫情致游客滞留!涠洲岛浙江民宿老板:刚热起来的生意被泼了盆冷水

2022-12-05 19:51:41超级管理员

  北海疫情致游客滞留!涠洲岛浙江民宿老板:刚热起来的生意被泼了盆冷水7月12日,北海报告一例无症状感染者,此后感染者数量一路攀升。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卫健委通报,截至7月20日24时,广西全区现有本土确诊病例274例(均在北海市),无症状感染者904例,其中北海市858例。

  夏季的北海正值旅游旺季,其中最热门的涠洲岛,民宿几乎天天爆满。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民宿生意按下了暂停键。涠洲岛旅游区住宿出现了集体“退订潮”,据报道,截至7月18日,涠洲岛各大酒店、民宿因疫情原因退房退款共计1200余万元。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分别连线在当地开民宿的浙江老板以及被疫情影响了旅行计划的游客们,这其中有浙江金华的老板,在2020年疫情之初来到涠洲岛旅行,一眼就爱上了这里的日出和日落,于是卖车卖房来这里开民宿。如今两年多过去了,疫情带来的影响让他始料未及。

  “7月20日早上又撤走了一批!”涠洲岛繁简民宿的老板说。涠洲岛位于北海市北部湾海域中部,是广西最大的海岛,虽然距离北海市区有近50公里的路程,但受北海疫情影响,涠洲岛的部分旅客还是希望尽快撤离,以免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

  7月14日,涠洲岛旅游区就已经暂停接待游客上岛,当时滞留在岛上的旅客有近2万人。“今年夏天的生意比往年都要好。”罗思平,衢州人,1999年就来到北海,在涠洲岛也做了十多年酒店生意。据他观察,往年夏天虽说是旺季,但每天上岛的只有4000人左右,但今年夏季每天上岛的就有近8000人。他酒店里的28间房也处于订满状态,他原本觉得生意迎来了希望,但这波疫情又给刚刚热起来的生意泼了盆冷水。

  15日左右,罗思平店内的游客就被陆续接走离开。金华人金铭开的民宿里,客人也在15日晚全部撤离。据悉,北海海事局从7月14日9时至7月15日19时共协调了45艘次船舶参与输运,保障了滞留旅客近2万人返回北海市区。7月17日,发布会通报,有2000多名游客滞留北海。

  海边没了嬉闹声,有民宿老板拍下15日傍晚,层叠的晚霞和星空交相辉映,感叹如此美丽的景色,客人却看不到了。7月20日,岛上几乎没有滞留的游客了,热闹归于平静,只留下了这些开民宿的老板们。

  金铭在20日早上完成了第三轮核酸检测,如今岛上每天都有人来送物资,生活保障充足,价格只是微涨,他特意看了猪肉售价在40元一斤,“平时岛上物资全靠陆地那边开船送过来,价格普遍会比较高,”金铭说。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涠洲岛第一次遭遇疫情,产生大规模房费退款。今年4月28日,北海发现1例确诊病例,当时的金铭正期盼着五一假期能给民宿带来点儿生意,却不得不退了十几万元的房费。

  时间再往前追溯,今年春节、壮族“三月三”和去年暑假,“几乎每一次旅游旺季,涠洲岛都会遭遇疫情,”退费对于金铭来说并不觉得突然,今年7月1日到5日,岛上刮起了台风,他原本盼望台风过去便能好好做几天生意,没想到再次被疫情侵扰。

  金铭和涠洲岛结缘是偶然的。2020年疫情之初,他还是金华一家公司的老板,偶然旅行至涠洲,被这里淳朴的民风和浪漫的景色吸引。那次岛上也刮了台风,但他没有离开,而是踏踏实实在岛上待了10多天。他爱上了这种没有压力的日子,看看日出日落,和朋友喝喝酒,开间民宿,忘却所有城市的喧嚣和烦恼。

  彼时,涠洲岛民宿的身价已经因疫情影响下降,金铭一个冲动,就交了近100万元的转让费,盘下了这间民宿。他卖掉了在金华的车子房子,解散了公司,带着爱人和全部的家当来到这里,他想过那种喝酒吹海风的生活,更何况还能做生意赚钱。

  那时岛上的民宿老板,大多抱着乐观的心态等着下一个旺季到来。然而反复的疫情让金铭发现,自己几乎都在亏本,晚霞和海风依然浪漫,而自己却被民宿的生意绊住了手脚。

  今年,金铭的爱人不再陪着他待在岛上,而是返回金华。如今,岛上到处都是民宿转让,有些只要1万元就能转让,有些不要钱,只交房租和押金就可以。但没人再接手了,金铭自己也在苦等着房租到期,便不再续签合同。

  罗思平也是如此,他和哥嫂共同交了涠洲岛一酒店的转让费,这几乎是他打拼多年的全部存款,没有疫情之前,酒店的生意一直不错,赚了些钱,但这三年,罗思平几乎全亏进去了。

  18岁的小何是浙江绍兴人,今年高考结束,趁着暑假去广西南宁探望哥哥,顺便旅游。疫情前,她和家人曾去北京看、在厦门的鼓浪屿看海景,也去过日本奈良喂过小鹿。高考后,因为疫情,她选择了国内游——这是小何第一次独自旅行,考虑到是去哥哥的城市父母才同意。

  7月3日,小何到了南宁,9日到11日去北海玩了一圈,金滩、银滩、海底世界、侨港风情街,这些热门景点正好处于疫情集中爆发的银海、海城二区。7月12日,北海通报此轮疫情的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

  “一开始爆出阳性人员的地方我都去了。”小何说,所幸她在疫情发生前就离开了北海,没有滞留在当地。回到南宁后,她住进了哥哥另一套房子里,自己单独进行了三天两检的居家隔离。核酸阴性结果出来后,她认为应该没啥问题了,但随着南宁防疫政策升级,她在7月16日被赋红码,目前只能继续居家隔离。

  隔离期间,小何哥哥托社区工作人员给她送菜、送肉,奈何她不会做饭,每天靠煮泡面填饱肚子。这是她第一次离疫情这么近。小何没怎么害怕,却很无聊,这是她最自由快乐的一个暑假,却不能出门,只能睡觉度日。

  因为不想父母担心,小何告诉父母,至今她只去了南宁。她默默开始一个人的隔离。

  小何打算月底返回浙江,原本定好的科目一考试也推迟了。接下来她只想好好享受大学生活,至于旅行,可能在之后的很久都不会再有了。

  原标题:《北海疫情致游客滞留!涠洲岛浙江民宿老板:刚热起来的生意,被泼了盆冷水》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22 天博登录地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ICP备********号-1 XML地图